「八十後」與香港教育

在元旦遊行及反對高鐵撥款事件中,「八十後」成為了城中的熱門話題。這羣年青的社會運動參與者,突然變成討論的焦點。有人認為這個群組可憑着熱誠和理想,衝擊建制內欠缺公義之處。但同一時間,亦有社會人士擔心「八十後」的激進行動會打擊香港的穩定。

 

有「八十後」的核心成員指出,這個群組主要包含三組人士,分別來自本土行動、六四文化祭和反對興建高鐵運動。有不少的分析指出,「八十後」是失落的一大社羣,他們普遍較上一代取得更高學歷,但在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卻不多。自九七年至現在,年青人的收入估計下降了一成,但同期的生活費卻上升了不少。總括來說,近年香港經濟及社會的發展對「八十後」整體是不利的,當中樓價、就業及實際收入等對他們的打擊,十分明顯。

 

另一方面,有「八十後」的成員強調,他們積極參與社運,動力來自個人理想,例如他們要求保留社區歷史、文化和自然特色,反對興建高鐵和遷拆菜園村的行動,正建基於這些考慮。

 

有評論認為,「八十後」具備不少特點及多元面貌,因此,不易達至概括性的定論。從教育角度觀察,「八十後」成長於教育改革和高等教育普及化的年代,他們經歷的各級學習都強調創新、獨立思考及科技應用。這些創意在反高鐵的運動中,充分反映出來。年輕人不斷透過網絡結集反高鐵大軍,發動「苦行」,有關的安排及所設計的標語等,別具心思,令人耳目一新。

 

由於成長的背景不同,這羣年青的新一代對傳統成年人的主流文化和社會價值觀,可能感到疏離和不認同。再者,目前政府探求民隱的途徑亦欠缺妥善,對年輕人的看法似乎失卻通盤掌握。在這種情況下,熱血的青年人就選擇較激進的手法去挑戰舊世界的思維,進而尋求新世代的轉變。

 

行政長官年初於立法會上承認政府需要更清楚了解「八十後」青年的素求和不滿,並答允透過合適的渠道,跟他們溝通。此外,本會亦希望政府能採取有效的方法,收窄學校、社會與政府之間的距離。教育方面,我們必須增加學生對社會問題的正面認識和參與,藉此提升他們的解難能力,疏導他們的情緒和挫折感。

 

現時學校所推行的通識教育,成敗足以影響新一代的青年人,有關課程和學習經驗有助青少年從多角度認識和融入社會,化解不少深、淺層次的矛盾,達至彼此尊重和共融的境界。所以,教育局必須給予學校充分支援,讓通識教育得以成功推行,不會變成紙上談兵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