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同坐「香港船」

最近,香港面對百年一遇金融海嘯的衝擊,身為香港的一份子,無論是否有投資於股票、金融債券都一定受到影響—是金錢上的損失、是心情上的不安、是街上漸見蕭條都令人慨歎!

 

教育界未能倖免損失。首先因受到雷曼兄弟債券事件影響,津貼學校的公積金所持有約二億的雷曼股票及債券,料將虧損超過一億元。加上其他股票的虧蝕,損失將會頗為嚴重。津貼學校公積金管理會是否會從這次金融海嘯吸取教訓,好好部署投資動向都是我們一眾教育界所關注的。

 

根據本會於本月抽樣舉行的會員調查,六成的回應者擔心公積金的虧損情況,五成有作外幣投資,五成只存款於銀行,約有三成回應金融海嘯令他們損失頗大,七成多則稱沒有受到影響。約三成承認已經開始節省開支。

 

這項調查也引證了教師們大多是謹慎的投資者,由於教學工作繁忙,當然未能親自監察股票或其他衍生工具在市場的上落;更不會貿然聽從銀行櫃台員的提議而作投資決定。他們大多只是保守地把儲蓄作定期存款,可能就是這些曾被認為「老套」的「投資方式」令大部份教師們倖免於難。但當然亦有小部份的教師於餘暇時或利用銀行近年所提供的電話或網上開戶投資的方便,而參予了風險高的股票及衍生工具的投資。未知他們能否於海嘯來臨前抽身而退,但願他們的損失只是部份的儲蓄。老師們在工作岡位上,應繼續發光發紅,作育英才,不把私人因素帶進課堂。

 

教師這專業,相比其他行業,本來是「鐵」飯碗,較為穩定。但近年中小學相繼縮班殺校,不少教師被迫轉校,或甚至被「肥雞餐」引誘,提早退休。亦有教師不堪教改頻頻,職責繁瑣,教學的熱誠被潑冷水而退出全職工作,轉為半職或長期代課。不排除部份教師會在餘暇的情況下,參予高風險投資。

 

教育界都十分明白在這次全球金融海嘯中,無論是否有所損失慘重又或能抽身而出都不能置身事外,或炫耀慶幸。我們都是同坐「香港」這條船,只要任何一處出現了漏水情況,我們都會有「覆舟」的危機。我們都期望特區政府在滾滾的滔天巨浪下,能拿出勇氣和智慧採取果斷的措施,例如:協助中小企業籌謀流動資金,繼續經營,以免職工們在歲末之際,加入失業大軍。當然金融管理局應名副其實嚴厲監管銀行櫃台員銷售債券的情況,避免顧客對銀行的信任被利用。特區政府應首先徹查雷曼迷債事件,揪出不負責任推銷的幕後主腦,這正是「迎接新挑戰」的特首及政府各部門局長的首項工作。

 

我們都期待高薪厚祿至年薪一千萬元的官員們都能証明給市民看他們都能「做好這份工」,「人」有所值,恢復市民對金融體系及特區政府管治層的信心。特首親自率領的「經濟機遇委員會」的專家們能儘快推出振興經濟的具體措施;面對政府收入來源縮減的情況下,對教育的撥款特別是小班教學,「334」銜接等等不會因而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