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新生命

早前,有同工向本會訴說現行的分娩假期並不足夠。身為一位女性,亦為人師,又為人母,我當然明白較長的產前、產後假期能讓女性有更充裕的時間竭盡天職,照顧新生嬰孩,以及調理因分娩而帶來的身心改變。第一個問題我們需要討論的是:現時的前四後六的休息假期,是否切合大部分現代女性的需要?

 

根據現時香港勞工法例,女教師只要在產假開始前按連續性合約為校方服務滿四十星期,並給予校方懷孕通知,便可享有連續十星期的全薪產假;如因懷孕或分娩而引致疾病或不適合工作者,則最多可額外獲得四星期的休假,與一般機構申請產假的程序與準則無異。制度公平,不因工作性質、地位、薪酬不同而有雙重標準。加上分娩假期是法定的,僱主也不得隨意剝削,那是對香港在職女性的保障,也切合需要做法恰當。那麼前四後六共十星期的休息時間,又是否合理呢?

 

先不論足夠與否的問題,因為那可以是因人而異的,也總會帶來無終止的討論與爭論,我們就嘗試將香港的分娩假期情況與其他經濟發達國家作一比較。從假期的長短來說,香港的產假是較少的,亦只有母親可享有。新加坡婦女有十二星期全薪分娩假期;法國的母親則有十六星期,父親亦可有全薪假兩期。瑞典的比較複雜,婦女可有四百八十天假期,不過首三百九十日是八折支薪的,後九十天則支全薪並可與男方共享。加拿大的父母則共有五十星期,但只能支取大約五成的薪酬。比照後香港婦女的分娩假期是短得可憐。本會於零八年十二月進行相關的問卷調查,共訪問了781名女教師,約半數被訪女教師曾因產前或產後不適而須要延長假期,即是說這半數老師需要比十星期更長一點的假期。當然,上述國家的薪俸稅都遠高於香港。稅收與福利,往往存有很微妙又密切的關係。

 

稅收與福利是政府的技術性與策略運用的問題,在此不論。我們關注分娩假期的長短不但與其他經濟發達國家比較,也基於香港女性生育趨勢改變的事實,這是我們的政府要認真研究的問題。隨著女性教育水平的提高與及年輕一代普遍較遲婚的現實,女性的生育年齡在近二十年不斷上升。根據政府統計處資料,2007年香港女性的初婚及首次生育年齡的平均數分別為28.3歲及29.8歲,比八十年代高了4.4及4.7歲。首次生育年齡的增長告訴我們,婦女要承受的生產風險隨之提高。現實是,香港的社會問題也越趨複雜。在生育信心不足的情況下,如特區政府真的認為有需要提高香港夫婦的生育率,首個孩子出生以後還可以身心健康,經濟健全地迎接多兩個孩子,除了特首的熱烈呼籲及精神上的支持以外,刻下,分娩假期(包括男性的侍產假期)、醫療保障、教育質素、居住環境、新生兒及學童福利等,都應一同檢視,以使口說與實幹的都能真正帶動及支持香港的父母親生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