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會考引發的問題

隨着今年中學會考放榜,為全日制中五學生而設的中學會考已經成為香港教育歷史的一部分。明年的末屆中學會考主要為自修生提供最後一次補考機會,共有二十二個補考科目。中學會考與高級程度會考是獨立和具有國際性認受的學歷,本身是完備升學、進修和就業的憑藉。成績未如理想的考生,如果有決心可以考慮在明年的末屆會考再作嘗試。

 

其實教育與相關的考核制度改革在不同時代都有推行,最重要的是否經過慎密考慮,推行時又是否有周詳計劃。今次學制改革和末代會考互動所衍生的情況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新高中的推行為末代會考生帶來不少額外壓力,會考成績一揭盅,中六學額就湧現爭崩頭的現象。

 

今年有近五萬九千名考生取得符合入讀中六最低成績要求,但公營中六學額不足三萬五千個,令三萬多名較低分的考生出現五人爭奪一個學額的激烈競爭氣氛。其實這種情況是可以預期的,但教育局今年所增加的中六學額只比去年多約一千一百個。在這種情況下,各聯招中心的擠擁情況更是歷年罕見。而專業教育學院(IVE) 今年共有六萬五千人申請報讀,較去年增加兩成。毅進計劃則有一萬五千人報讀。

 

末代會考放榜後的各類學額爭奪戰顯示,政府並沒有做好新舊學制的轉接安排,教育局一方面不鼓勵考生重讀、重考,但又未預先準備充足的中六和職業訓練的名額給他們入讀,令末代會考生更加徬徨,面對更加沉重的壓力。部分考生最終可能選擇重讀,在他們轉讀新學制課程之時,教育當局應協助他們適應新的課程要求順利過渡。我們亦要關懷有會考中失意的同學,尤其是六千多名零分考生,教育局應該與辦學及培訓機構商討為他們安排出路,例如提供技能訓練,開發學術以外的多元潛能和興趣為他們日後就業鋪路。

 

此外,隨着中港建設與經濟接軌不少本地畢業生都會選擇到內地龐大市場發展事業。因此,選讀大學先修班準備到內地升讀大學亦是一條值得考慮的渠道。

 

無可否認,「三三四」新學制符合全球教育主流,但是新的考試制度必須取得現時會考的國際公信力,以確保我們的教育和評核質素。現時受資助學士學位每年只有一萬四千五百個名額,政策早於九十年代初期訂下與香港的經濟發展需要嚴重脫節。政府應檢討升學需要盡快普及高等教育,增加大學學額,不要停留於精英主義的年代。否則,我們大有可能落後於競爭對手,例如台灣、南韓和新加坡等。